綿陽市吉美搬家保潔公司 綿陽市吉美搬家保潔公司提供:綿陽搬屋,搬遷,搬家,搬廠,吊裝,起重等綿陽搬家服務.專業搬家,價格合理,服務貼心.公司擁有搬家隊伍,豐富的搬家經驗,受到廣大用戶的一致好評,歡迎您來電咨詢預約相關服務.15378496970.
 

 

開始搬家準備

28日晚10時,冬日的鄭州異常寒冷。

志鵬賓館的服務員小趙正在值班,忽然聽到隱隱有哭聲傳來,他循著聲音,打開了5011房間的門。

小趙被眼前的一幕驚呆了:一個脖子上、手上四處流血的青年女子正和一名男子激烈地爭吵,一個兩只手腕上全是血口子的小男孩臉色鐵青、赤裸著身子、臉朝上躺在床上,房間的地上、床上全是血,還彌漫著濃烈的酒精味道。

小趙嚇壞了,立即撥打了110。

警察趕來后,急忙把小男孩和受傷的女子送往醫院。女子極力反抗,邊掙扎邊罵:“這都是你們逼的,孩子是我生的,我死了肯定要把孩子也處理掉!”

在去醫院的途中,醫生宣布小男孩已經死亡。那名男子立即蹲在車廂里捂著臉哭了,女子則繼續破口大罵。

【一語驚人】女子交代“我殺了親生兒子”

女子并無大礙,在醫院處理完傷口之后,她連夜被帶到鄭州市公安局金水分局刑偵五中隊。“孩兒是我殺的,我給他吃了安眠藥,我本來打算和他一起死的。”29日上午9時許,女人終于開口說話了。

據查,這名女子名叫任曉紅,29歲,濟源人,和她吵架的男子名叫張軍(化名),31歲,平頂山魯山縣人,現居鄭州,他是任曉紅的前夫。“我們1996年開始談戀愛,我鐵了心跟他過一輩子。”任曉紅說,她和張軍離婚后,她也沒想過再找別的男人。

張軍的老家在農村,比較窮,兩人一起打拼,2002年買了房子,張軍當上了小老板,任曉紅則當起了家庭主婦。

2006年10月,任曉紅發現張軍在外面有了別的女人,還發現張軍總是趁她不在家的時候帶女人回來。

兩人終于今年9月12日協議離婚:兒子歸張軍撫養,房子則歸任曉紅,任曉紅可以隨時探望兒子。

任曉紅說,離婚是她提出來的,房子她已經賣了。她打算讓丈夫成窮光蛋,然后再打官司要回孩子,讓張軍一無所有。

沒想到,張軍幾天前把兒子送回了魯山老家,然后開始搬家準備躲開任曉紅,被任曉紅堵住。

24日晚,任曉紅拿著刀逼張軍連夜打車到魯山老家接兒子。“婆婆追著罵我。”任曉紅說,婆家人不顧她的死活,她也要讓婆家人生不如死,她抱著兒子上車時甩給了婆婆一句話:“我讓你永遠見不著孫子!”

【痛下狠手】她讓兒子吃了26片安眠藥

26日下午,任曉紅帶著兒子來到志鵬賓館,開始喂兒子吃事先準備好的安眠藥。“我怕他嫌苦不吃,就把兩片安眠藥碾碎,放進娃哈哈里讓他喝,他咕嘟咕嘟就喝光了,然后我把剩下的安眠藥倒在床上,他捏著往嘴里塞,他吃著我數著,一共吃了26片。”

任曉紅說,兒子吃過安眠藥之后,她也吃了50片。

兒子吃過藥后很亢奮,從床上站起來,頭來回擺,一會兒又趴在床上來回打滾。十幾分鐘后,藥勁兒上來了,兒子躺在床上不動了。“我想著我們娘倆就這樣死了。”任曉紅說,當時是27日下午6時,她只給前夫留了一封信:“來給我們娘倆收尸吧!”

沒想到,任曉紅第二天居然醒了,她伸手一摸,兒子已經渾身冰涼。

【唯恐不死】她還用玻璃片劃了兒子的手腕

兒子死后,任曉紅來到衛生間,開始用賓館預備的刮胡刀片割自己的脖子。一刀下去,刀片竟然斷了,她把玻璃杯在地上摔碎,用碎玻璃片往自己手腕上劃。

一下、兩下、三下……為什么血這么少,頭也不暈,是不是人吃了安眠藥血就不流了?兒子是不是真死了?

瘋狂的任曉紅居然拿著碎玻璃片,在兒子已經冰涼的手腕上割了一道又一道。看到兒子的手腕上沒有流什么血,任曉紅帶上門,到一家小診所買了80片安眠藥,又到五金店買了一把長約20厘米的匕首和一卷透明膠帶,隨后又到一個小商店買了一瓶白酒。

任曉紅把匕首藏在棉襖的袖子里,回到賓館。她先把80片安眠藥吃了,然后開始喝白酒,喝得迷迷糊糊時,她拿著膠帶來到衛生間,準備在一根橫管上面上吊,但沒有成功,她回到了床上。

藥力加上酒勁兒,任曉紅開始有些神志不清,她用匕首在手上和脖子上一刀一刀地劃了好多下,然后躺在床上睡著了。

不知道過了多久,任曉紅醒了,她聽到了前夫的哭聲。“她原來說過很多次,沒想到這次她真的下手了。”張軍說,以前他和任曉紅生氣,任曉紅總是嚇唬他說,她把兒子放門口了,或者說兒子快被煤氣毒死了。但他每次驚慌地趕回家,兒子都好好的。

27日,在任曉紅的住處見不到人,打電話也沒人接,他覺得事情不妙,就發動親戚朋友找了一夜,但毫無結果,沒想到兒子真的遇害了。“兒子可聰明了,教啥一遍就會,見了我就爸爸爸爸地叫,他到明年4月17日才滿兩歲……”張軍捂著臉,渾身顫抖。

【對話兇手】唯一的殺人動機就是報復前夫

審訊結束時,記者見到了任曉紅,對其進行了專訪。

記者:兒子死了,你后悔嗎?

任:不后悔。

記者:喂兒子吃安眠藥的時候你猶豫過嗎?

任:沒有。我覺得他活著就是受罪,他從小跟著后媽長大,心理肯定不健康,還不如讓他早死,正好解脫。

記者:為什么你覺得孩子跟著后媽長大一定會心理不健康呢?

任:我自己的體會,我是跟著后媽長大的,我的心理就不健康。

記者:這是你決定殺死孩子的主要原因嗎?

任:不是,主要是報復我前夫。他把兒子當心肝,我就把兒子弄死,讓他一輩子痛苦,一輩子受良心的譴責。

記者:為什么要在這個賓館下手呢?

任:這個賓館是我和前夫結婚的地方,我要在這里殺死兒子,也殺死自己,拿命報復他。

記者還沒問完,任曉紅說要去廁所,民警去拿鑰匙開手銬,任曉紅等不及,狠勁兒用手捋手銬,手銬深深地陷進了肉里。民警拿來了鑰匙,她拒絕打開手銬。終于,她把手銬捋下來了,手上鮮血淋漓。“我今天就是把骨頭捏碎、砍掉一根手指,我也會自己把手銬取下來,我想辦的事情一定會辦到!”任曉紅沖一屋子人大聲咆哮。

 

來源:綿陽吉美搬家,綿陽搬家綿陽吉美搬家公司小圖
 



                   Copyright © 2006 - 2018 綿陽吉美搬家 Corporation,All Rights Reserved 綿陽市吉美搬家保潔公司 版權所有

 

狗狗币非小号 老重时时彩走势图 高质量微信公众号推荐 浙江快乐12开奖查询 彩票快三开奖查询上海 重庆时时彩官网开奖查询结果 黑龙江时时开奖结果查询 广东时时11选五计划软件下载 福彩3d最近10期开机号分析 微乐广东麻将下载416130 现金彩票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