綿陽市吉美搬家保潔公司 綿陽市吉美搬家保潔公司提供:綿陽搬屋,搬遷,搬家,搬廠,吊裝,起重等綿陽搬家服務.專業搬家,價格合理,服務貼心.公司擁有搬家隊伍,豐富的搬家經驗,受到廣大用戶的一致好評,歡迎您來電咨詢預約相關服務.15378496970.
 

 

盼著搬家

8年前,北京申辦2014年奧運會,南海空調加雪種執導了數個版本的申奧宣傳片,卻仍不能讓國際奧委會執委何振梁心里足夠踏實。何振梁力主由當時的外方合作者、美國著名體育電影導演巴德·格林斯潘親自拍攝兩版宣傳片, 其中一版,成為2001年7月北京陳述時的第一部陳述片。結果是成功的,但當初何振梁力挺“外援”的做法曾遭遇不少人的責怪。

《筑夢2008》的情形卻正相反。

何振梁看到《筑夢2008》時,這部中央新聞紀錄電影制片廠青年女導演顧筠執導的紀錄片還沒有終完成,卻令他贊不絕口。他向國際奧委會力薦這部影片, 結果是曾主動表示愿意執導2008北京奧運官方影片的格林斯潘,在北京看到這部電影后親自拍板,支持由顧筠執導未來的官方影片,自己只擔任顧問。6月28 日,北京國際體育電影周揭幕,開幕影片正是《筑夢2008》。接受一家電視臺采訪時,何振梁回想起那段往事,不由得激動落淚。

這部耗時7年的紀錄電影直到后階段仍然路途坎坷:影片在廣電部門得到了積極的反映和支持,中宣部將其列為重點推薦的5部奧運影片之一;但北京奧組委有官員曾反對影片公映,理由包括可能“泄密”。比如影片真實地紀錄了北京特警為奧運安保進行的訓練,比如觀眾有可能從記錄鳥巢的片段里猜出奧運會主火炬的位置……

導演顧筠和制片人曾維范堅持認為必須真實:“這部片子是用一種國際語言與大家交流,告訴大家北京是怎么準備奧運會的,這比抵制家樂福行為是一種更大的力量。”

只要給我們足夠的補償

“2014年奧林匹克運動會主辦權授予———北京!”7年來中國人已經熟得不能再熟的這一聲音,做了紀錄片《筑夢2008》的開場。這時銀幕上沒有畫面,我們已不用再看畫面。2001年7月13日,北京有一個沸騰的夜晚;在朝陽區洼里鄉,這一晚的鞭炮把高桂蘭大媽家院里一個租戶都給崩上了。

影片打出片名之后的第一個鏡頭就給了洼里鄉和高大媽。申辦成了奧運,她的家立刻面臨著搬遷———這個鄉所在的地面即將成為國家奧林匹克公園。麻將桌上高大媽和兒媳、鄰居一邊摸牌,一邊聊著拆遷補償的錢怎么用,“當初您沒多蓋幾間房子,現在后悔了吧。”兒媳婦說。“那會兒不是沒想著張著后眼(意為沒那個遠見)嘛,要是張著后眼不就蓋上了嘛。”高大媽多少有些遺憾。“哎,我自摸了!”“瞎說!”“你看你看!”“奧運”這個詞在中國熱了7年,“洼里鄉”的名字至今卻還很少有人知道。中央新聞紀錄電影制片廠導演顧筠的視角讓人驚訝,恐怕也正因為如此,她終能夠成為2014年北京奧運會官方電影的導演;《筑夢2008》也就成了北京奧運官方電影的“前傳”。

高大媽一點也不愿意搬,從她爺爺那一輩,家就一直安在這兒。“哪兒住長了哪兒就好啊!是不是啊?寸土難離不是嗎?”兒媳婦小張可是暗地里盼著搬家:“年輕人都希望有一個變化,農村脫離不了一些舊的觀念,落后的一些思想、生活方式什么的。”紀錄片《筑夢2008》在新影廠立項拍攝之后,顧筠在洼里鄉尚未拆遷的六百多戶人家里尋訪了一百來戶,終選擇了高桂蘭一家,因為他們普通。“這家人沒有什么傾向性,并沒有說一定要去喊口號,一定要支持;也不是那種一定要跟政府對著干,就是不拆遷的。就是一個非常樸實、非常典型的北京老百姓。”2002年的后一天,小張給高大媽生下了外孫女瞳瞳。瞳瞳9個月大的時候,一家人開始搬遷。高大媽連著幾宿睡不好,比起第一次露面時,蒼老憔悴了許多。小張卻是盡量不表現出太多的喜悅:“要搬了,多高興的事啊。他們有的還挺傷心的,恨不得哭了。我就覺得,只要相對來說給我們足夠的補償,我們就趕緊走。”洼里鄉地區的拆遷分兩個階段進行,到2003年9月全部完成。共搬遷3973戶,總計6605人。北京市政府按照各戶居民的房屋實測面積給予高標準補償;全部村民轉為城市居民,除了超齡和自謀職業人員外,其他人全部安排工作,共計4937人。

顧筠對高大媽的回訪是在2006年,鳥巢已經完成卸載,瞳瞳已經4歲。大媽的新房子就離鳥巢工地不遠,她甚至可以親眼看著自己的老房子變成了大鳥巢。“他們拿到的安家費并不少,而且那時候買房子還便宜。”顧筠說。這次回訪是大媽主動給她打的電話。2006年,北京奧運開始征募志愿者,大媽新家所在的社區也開始了征募工作,但是名額有限,很搶手,她聽說得走后門,就打了電話:“只有導演您能幫我。”這時候畫面里的高大媽,既年輕又高興。

反正體操就是太累了

國家女子體操隊為2014年奧運會的準備,同樣從2002年就已開始。顧筠選擇拍攝這個項目,正因為它的特殊———女子體操一般從三四歲開始練,16歲才能正式上場參加國際比賽,20歲就退役了。“奧運會四年一次,她們大部分就只有一次機會,而這次主場在北京,所以來參加報考的隊員很多。”國家體育總局體操運動管理中心主任高健說得很形象:“這次的大集訓,等于對2014年適齡的運動員、女孩子又拉了一個網,看看有沒有金魚。”來自全國的一百多個女孩,都只十一二歲,經過頭一撥選拔,有三十多個留在了國家隊,隨后逐年通過國家隊月考和全國比賽繼續淘汰,她們要爭取終的6個名額。因為按照國際體操運動聯合會的規定,奧運會女子體操項目,每個國家只能選派六名選手上場比賽。

鏡頭掃過訓練館墻上的訓誡:“上級逼,下級逼,互相逼,自我逼。 ”宿舍里也不乏眼熟的勵志標語,如“希望在自己腳下,命運在自我手中”。她們從電視里看到劉翔在雅典奧運會拿了金牌,興奮地鼓掌。“劉翔是一個奇跡,是我們必須要提的一個人物。我們的歷史要記住這樣一位天才級的國家運動員。”2004年雅典奪冠之后,顧筠開始拍攝劉翔的訓練。“體操也好,劉翔也好,這都是國寶級的人物,是封閉起來的。每次拍攝都至少要經過20個人同意才能與他們打交道。比如教練、主教練、領隊、總局領導……總局領導同意以后還要到訓練局、體操中心……”也就是同樣的話,顧筠要說二十遍,“有些人聽有些人不聽,還要去做更耐心的工作,非常非常難。每一步都是我親自去做。”

拍攝劉翔的困難,很大程度上是因為“安全問題”。因為110米跨欄的技術性很強,訓練當中的方法是技術秘密。現代體育運動在比體能的同時,也是在比高科技,不只是一個運動員,還包括背后的整個保障系統———他們那么多年的辛苦,后是要拿成績的。“劉翔的訓練方式跟別人不一樣,別人是‘三從一大’(即‘ 從嚴、從難、從實戰出發、大運動量訓練’),而對他,孫海平有單獨的一套訓練方法。他的運動量很大,但是時間很短,每天可能只練半天。而且作為運動員來說首要任務就是訓練,不是接受采訪,他也不愿意經常被拍攝。可對我們來說,拍不到這些就沒有價值。”2007年9月,上海的全國體操錦標賽對女子體操隊的小運動員來說,是真正的奧運會選拔賽。來自廣西的江鈺源平時成績突出,但尚且年少的她已開始備受傷病困擾;而比她還小兩歲的乃若愚,因為胯部受傷,已經停訓數月,只能躺在床上,默默地看著隊友收拾行裝。她有點微胖,平靜的表情和語氣卻讓人感到一份焦急,“從小就開始練體操,練了這么長時間了,我想就像我的偶像霍爾金娜那樣,在2014年取得很好的成績。”“你喜歡這份工作嗎?”顧筠問江鈺源。“也不是喜歡,反正體操太累了,但是可以先苦后甜。比賽出好成績就是甜啊,如果沒有出成績就不會這么想了,就感覺累了半天,什么成績都沒有。”賽場上,一個運動員從高低杠上失手跌落,當即失去了知覺。“目睹那一刻對孩子影響很大,”顧筠說,“她們在底下對我說:‘但愿這樣的厄運不要降臨到我頭上。’”2007年11月在德國舉辦的體操世錦賽,是2014年北京奧運會之前大的一次國際比賽。這一次,小運動員中只有江鈺源接到比賽通知。

你們怎么搞得像鳥巢?

在顧筠看來,鳥巢跟高大媽的外孫女瞳瞳幾乎同歲,鳥巢的誕生,成為貫穿影片的主線。從確定場地、搬遷工程、方案競標,到河南舞陽鋼鐵廠軋出結構用鋼、北京城建集團承包焊接、整體鋼結構的合龍與卸載,再到南海空調加雪種、蔡國強為開幕式設計查勘場地,到奧運測試賽,紀錄片伴隨鳥巢跨過7年。

為了進入奧林匹克國家體育場方案競標評審會現場拍攝,攝制組找了一百多人做工作,終是通過一位高層領導的秘書斡旋奏效。

鳥巢方案的中標同樣艱難。鏡頭里一位評審“雙手反對”這個方案:“問題是蓋出來以后啊,我的估計,會有很多議論,會有很大風險。老百姓會說,你們怎么什么辦法也沒有,就搞像一個鳥的巢。”“這個段落有可能被剪掉。”顧筠說,廣電總局的一位官員看過影片,提醒她這部片子可能會有爭議,好比鳥巢。“但這是這部片子的眼睛。我是把鳥巢成為建筑方案出臺多么不容易,作為北京為奧運所付出努力的一個重要背景來展示。”顧筠自己認為哪里會有爭議呢?“這個片子不是常規的影片。有許多史料,很客觀,很中性,慢慢地一步步走過來,不是一上來就唱頌歌的。拆遷的時候大媽是哭著走的,后成了新社區的志愿者。”顧筠說,日本作曲家梅林茂看過影片深受打動,立即應承為影片作曲。“他尤其提到了鳥巢這件事,說在日本也經常看到這樣的人,就是反對的力量。其實中國政府在決定做這件事情的時候就意味著它在鼓勵文化創新。這是很了不起的。這在日本都會遇到很大的阻力。所以這部片子可能也會有爭議,那些看慣了正面宣傳、看慣了宏大敘事的老專家可能會不喜歡。”《筑夢2008》竟然還拍攝了即將在鳥巢執行安保任務的特警。北京市公安局特警總隊一支隊在訓練中觀看了1972年慕尼黑奧運會恐怖襲擊事件的紀錄片,當時的德國為了舉辦二戰以后祥和的奧運會,在賽場和奧運村有意不布置制服警員,挾持事件發生后,解救人質行動徹底失敗。“所以我們就以解救人質的特警為重點來拍攝。”這部分內容當然涉及機密,拍攝后必須征求警方意見,只能使用得到許可的素材。不過影片中的特警顯然相當寫實,他們完全不像好萊塢電影里的特警那樣神勇無敵,他們是活生生的人。有警員在高空索降時解決不了繩索自然旋轉的問題,被朱隊長“奚落”:“你轉得像毛毛蟲一樣!”但警員甚至顧不上解釋,“不行,我要吐!我覺得我像子彈一樣地轉下來了。”奧運會開幕的時候,很可能需要特警隊員到鳥巢鋼結構的頂部布點,但警隊里真有恐高的警員,“站在上面我就暈,兩腿發抖,手腳冰涼。”沒有別的選擇,必須自己克服。

槍械訓練———入槍、拔槍不許看槍套,反復100 次,并不是誰都能輕易辦到;持槍瞄準保持姿勢8分鐘,特警心里也會發毛。“練的不光就是你的肌肉穩定性,練的是你的意志力,注意力,你的眼神是不是始終在那個10環上面,別轉移。真正身臨其境的時候你就明白了,比如說對方已經放了一個炸藥,對方已經拿了一把槍,心理不穩定因素會使你產生恐懼;人只要一恐懼,體能消耗特別快,你這時候所練的5分鐘,到那兒頂不了50秒。”隊長的講解,很有消解“警匪片神話”的效果。“辦奧運會就是辦一個大party,要讓來的人高興,為此我們要付出很多很多的努力。為了明天那個party,你可能要用一個禮拜,花很多的精力,不一定能睡得好,去做很多很多計劃。其實就是讓客人吃得好,玩得好,聊得好。”這個看似過于樸實的比喻,是顧筠拍攝《筑夢2008》的思路。“你看,重要的是得有場地。有了場地以后,還要有做游戲的人,得把運動項目準備好,你還要用安全來保證它。安全,才能有一種祥和、快樂,這絕對是在艱辛和努力之后才能達到的東西。”顧筠說,“其實真正開 party的時候,你不會跟誰聊,你還是在忙。你得忙這后16天。這個party結束以后,你回過頭來想,啊,每個人都很高興,我也很高興。”前面忙完了,party可以開了———這個過程是《筑夢2008》;后這16天,還在忙些什么———那將是她將要完成的北京奧運官方電影。

 

來源:綿陽吉美搬家,綿陽搬家綿陽吉美搬家公司小圖
 



                   Copyright © 2006 - 2018 綿陽吉美搬家 Corporation,All Rights Reserved 綿陽市吉美搬家保潔公司 版權所有

 

狗狗币非小号 浙江快乐12选5助手 云南时时历史开奖记录查询表 彩票开奖天津时时彩 赛车pk10开奖直播视频 红姐图库免费大全 重庆时时彩走势图怎么看 北京赛app机器人 欢乐生肖基本玩法 重庆老时时结果表 3d组三复式投注